古籍藏古曲千年历史可听可观

8月26日,北京,乐团在排练。中国煤矿文工团联合国家图书馆、中国艺术研究院,共同打造《古籍里的古曲》系列音乐会。视觉中国供图

高山流水的故事,是中华文化意象中的一段传奇。晋国琴师伯牙抚琴,无论志在高山还是流水,楚国樵夫钟子期总能会意。“高山流水”遂成知音的代称,也喻琴音的绝妙。

高山流水遇知音,在《列子·汤问》中就有记载,又被《吕氏春秋·本味》补充为子期死,伯牙破琴绝弦,终生不复鼓琴。高山流水的故事被后世传为佳话,明代冯梦龙《警世通言》开篇便是《俞伯牙摔琴谢知音》。

我们很幸运,《高山流水》的琴音,至今仍能听到。9月3日、10日、11日,中国煤矿文工团、国家图书馆、中国艺术研究院共同打造的《古籍里的古曲》系列音乐会,在国图音乐厅上演。3场音乐会从50余部古代典籍中选取了36支古曲,以“汇流澄鉴”之心,于“望月怀远”之境,品“人生况味”之意,其中,就有古琴曲《高山流水》。

《高山流水》古琴曲作为中国十大古曲之一,本为一曲,在唐代分为《高山》《流水》二曲。《高山流水》的曲谱最早见于明代朱权《神奇秘谱》,归入《太古神品》中。

据史料记载,唐谱《高山》为四段,《流水》为八段;今所见《流水》一曲,多为清代四川琴师张孔山所改编的九段曲;现在广为流传的《高山流水》一曲,则是近代琴家侯作吾根据清人唐彝铭所编《天闻阁琴谱》中的《高山》《流水》二曲谱糅合而成;民国以后,古筝艺术家取材伯牙子期的故事创作古筝曲《高山流水》,亦成为如今古筝的代表曲目之一。

古籍不会说话,但藏在古籍中的古曲,能够在今天还原为一场场音乐会。我们能听到的历史,越千年。

古籍是中华文明的载体,作为一个善于用文献记录历史的民族,先贤在漫长的音乐发展史上留下了卷帙浩繁的音乐文献。古代音乐文献的类型,主要有正史中的乐志、律志,专史、汇编中的音乐专题,类书中的音乐文献,音乐篇章和专著等。林林总总,体例各异,丰富多彩,令人感叹。

国家图书馆古籍馆副馆长陈红彦说,音乐会在创作过程中,主创人员怀着对古籍古曲的尊重,怀着对祖先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崇敬,希望通过古曲的表达,讲述古籍的故事,追寻古人的情感,令观众享受古籍古曲之美。

《神奇秘谱》,听名字就是一本神奇的书。音乐会中的《酒狂》《离骚》《高山流水》等曲目,皆出自其中。

音乐会撰稿冯必烈介绍,《神奇秘谱》是明太祖之子朱权编纂的古琴谱集,成书于明初洪熙乙巳年(1425),是现存最早的中国琴曲谱集。书中所收64首琴曲是编者从当时“琴谱数家所裁者千有馀曲”中精选出来的,其中颇有一些历史上很有影响力的名作。

《太古遗音》,听名字就是一本所记之曲十分古老的书。《太古遗音》原为宋田芝翁所纂,计有三卷;南宋嘉定年间的杨祖云更名《琴苑须知》,献之于朝;明永乐年间的朱权得之于涂阳,又根据得到的几种版本重加校定,定为二卷,仍名《太古遗音》;明正统年间,袁均哲又据朱权本及诸家琴谱编成《太音大全集》五卷,有多种版本传世。本次演出的古曲《归去来辞》就出自其中。

音乐会中的古曲《倾杯乐》,出自五代后唐时期抄录的曲项琵琶谱《敦煌乐谱》,《月儿高》出自明代抄本琵琶谱《高和江东》,《关山月》出自《乐府诗集》,《哀郢》出自《楚辞章句》,《关雎》出自《诗经》……一些久已绝响的古代名曲陆续从中发掘出来,不少动听的旋律又重新吸引当代听众。

有的古曲在当代被重新编曲后,获得了新的生命力。“我们对旋律的局部做了一些调整,使其更符合当代观众的审美。”音乐会编曲张忠平介绍,比如《广陵散》原为古琴曲,为了烘托聂政刺韩的杀伐之气,这次在音乐会中加入了弹拨乐器和打击乐器,让观众感受到刀光剑影的场景。

意大利乐师德里格曾为康熙皇帝创作了12首小提琴奏鸣曲,这是传入中国最早的欧洲音乐之一。这次演出的《德里格小提琴奏鸣曲》,曲谱藏于国家图书馆,寻到书后,张忠平不仅仅是将曲谱还原,还将其与《茉莉花》做了融合。

音乐文献与音乐实践,也从黄钟大吕到洞箫牧笛,从乐府到教坊,雅俗变幻,渗透在世间的每一个角落。

最早的“宫商角徵羽”的名称,见于距今2600余年的春秋时期。《管子·地员篇》中,记载有通过数学运算获得“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”五个音的科学方法,这就是中国音乐史上著名的“三分损益法”。这从理论上奠定了我国古代乐律学的基础。

周朝时,“大司乐”设立,政府部门有了管理音乐的机构。周秦音乐文化是中国音乐高度发展的重要坐标。

公元前221年,中央集权的秦王朝为了适应政治上的大一统,和文化管理上一体化的需要,设有专门管理音乐的官署——乐府。之后的西汉政权,又扩大了乐府的机构和职能。当时的政府重视民间俗乐,令乐府四出,收集“赵、代、秦、楚之讴”,且兼收并蓄,西域、北狄等边远民族的音乐也与中原音乐融合。

魏晋南北朝期间,战乱频仍,社会动荡,但民族迁移也让边疆、异域的音乐文化与中原产生了广泛交流,成为音乐史上一个承前启后的重要时期。隋唐重新统一,文化的开放更使音乐达到一个发展高峰。

宋代,城市经济逐渐繁荣,市民阶层扩大,社会音乐活动的重心由宫廷走向民间。瓦肆勾栏之中,词调音乐、说唱音乐、戏曲音乐得到迅速发展。到了明清,随着手工业及商品经济的发展,市民音乐逐渐成为主流,说唱、戏曲、民间歌舞,得到更加广泛的传播。

古代真实的音乐是什么样的,有什么样的乐理,有什么样的乐谱,我们不得而知。答案或许在“六经”之一的《乐经》中,遗憾的是,《乐经》失传久矣。

律即音律,古人认为,帝王管理各种事务,并创立各种规则,使得万物各有节律,并朝一定方向发展,而万物都受六律的控制,六律是万物的根本。

而“六律”,其实是指古代乐音的“十二律”,即“六律”和“六吕”。“六律”指黄钟、太簇、姑洗、蕤宾、夷则和无射;“六吕”指大吕、夹钟、中吕、林钟、南吕和应钟。“黄钟大吕”后来成了一个成语,形容音乐或文辞庄严、和谐。

古人认为,六律对于战争很重要,有个说法叫“望敌知吉凶,闻声效胜负”,就是说观察敌人的动向就能知道吉凶,听闻敌人的声音就能效验胜负。周武王伐纣,从律管的回声中,感受到了殷商的肃杀之气,而武王的军声则与宫声相合——宫代表君主。

在古人心中,音乐与政治相通。“宫”声好比君主,宫声紊乱,音乐就显得荒废,君主必定放纵;“商”声好比大臣,商声紊乱,音乐就显得邪僻,大臣必定败坏;“角”声好比人民,角声紊乱,音乐就显得忧郁,人民必定怨恨;“徴”声好比政事,徴声紊乱,音乐就显得悲哀,政事必定繁重;“羽”声好比器物,羽声紊乱,音乐就显得高危,财物必定匮乏;五声都紊乱,就叫“亡国之音”。

在中国古代的礼乐制度中,礼和乐就像兄弟,和而不同。音乐为了求同,礼仪是为了存异。音乐是天地和顺的表现;礼仪是天地秩序的反映。音乐的最高境界是和谐。《史记·乐书》主题虽然是音乐,但基本是按照儒家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的理想模型在讲道理。

对古人来说,音乐从来不只是声色之娱,而承担着教化的功能。孔子说“移风易俗,莫善于乐”。《晋书·乐志》载“是以闻其宫声,使人温良而宽大;闻其商声,使人方廉而好义;闻其角声,使人倾隐而仁爱;闻其徵声,使人乐养而好使;闻其羽声,使人恭俭而好礼”。

Tags 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