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玉刚:我愿随风 飘向诗与远方

适逢中国成立一百周年,共青团中央宣传部与中国歌剧舞剧院联合发起国风作品《万疆》:“红日升在东方,其大道满霞光,我何其幸,生于你怀,承一脉血流淌……”婉转的歌词,悠扬的旋律,《万疆》将家国情怀与国风雅乐自然融合。近日,大公报记者在北京专访李玉刚,这位青年艺术家敞开心扉,娓娓而谈,话题既关于《万疆》,也关于艺术,既有自己从何而来,也有自己将向何而去。

一直以来,歌迷心中都有一个李玉刚;但自《万疆》开始,人们遇见了李玉刚的另一面。自出道以来,用音乐演绎国风、用流行诠释传统,一直是李玉刚的艺术特色。但这次,他唱响的却是一首主旋律歌曲。可以说,无论从演唱技巧,还是表现领域,《万疆》都是李玉刚音乐道路上一座别样的界碑。\大公报记者 张宝峰

静夜万里,星汉灿烂。枕在金山岭长城外的酒店里,李玉刚一夜未眠。此时是四月二十七日子夜。这天下午,李玉刚一直带领团队在金山岭长城采风取景。这首名为《万疆》的新歌定档在五四青年节当天发行。眼下歌手尚未进棚,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然不足一周。

七一前后,内地庆祝中国百年华诞的氛围达到高潮。在耳熟能详的《我爱你中国》《歌唱祖国》等音乐外,人们悄然发现一支新曲正走红:“唯华夏,崭锋芒,道路在盛放……”,优美的旋律瞬间入耳,蕩气回肠的歌词让人忍不住跟着哼唱。

“刚刚拿到这首歌的时候,我很兴奋,因为它歌词婉转,曲调优美,琅琅上口,但其实这首歌很难唱,可以说简约而不简单。”李玉刚回忆说,我的长项是运用戏腔。而戏腔,是越慢越容易酝酿和传达情感,但这首歌,其实节奏蛮快的。唱快了,我戏腔的情感孕育不出来;唱慢了,这首歌本身要表达的振奋感又会减弱。因此,我必须在二者之间找到平衡。

无论《新贵妃醉酒》还是《清明上河图》,无论《刚好遇见你》还是《逐梦令》,李玉刚的路线一直是国风中有流行,情歌中带戏腔,他的骨子里铭刻着对传统文化的热爱与敬仰。事实上,李玉刚的内心深处,一直希望能有一首作品可以表达出自己深厚的家国情怀。而遇到《万疆》时,李玉刚眼前一亮,立即认定这就是自己一直在等的那首歌。

四月二十五日,李玉刚第一次走进录音棚。按照常规流程,录音很快完成,但听了几遍,李玉刚总觉得哪儿缺了点什么,他无法说服自己,“这一版不行”,他明确说了出来,整个团队和录制工作也陷入僵持与停顿。

在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上,有一处闹中取静的所在,没有明显的匾额,没有华丽的外饰,这里就是李玉刚的工作室“玉空间”。推门而入,里面可谓别有洞天。书房、画室、陈列间、竹林小院,层层套套,一应俱全。在“玉空间”一层大屏风背后,隐着一间禅房,暗室幽幽,烛光点点,软圆的蒲团透着深邃的静谧,稳居室中。“无论閒来无事,或是心意烦乱,我都会到这里打打坐,让自己进入禅定的状态,静下心来思考事情。”

第一次录音“失败”后,李玉刚在这间禅房打坐许久。“我要去采风!”心静下来后,一个想法突然冒了出来,“歌曲的名字叫《万疆》,赞颂的就是祖国的万里疆土,大好河山,而我如果不走出去感受领略,反倒只是闭门造车,这怎么能成呢⁈”

第二天,李玉刚将想法告知团队,大家迅速行动,看好天气,选定日期,开赴金山岭。

“我小时候住在农村,上学也早,每天都迎着日出去学校,虽然也算看过日出,但并没有用心体会过。这次在金山岭长城,其实是我长大后第一次看日出。”四月二十八日凌晨四点不到,李玉刚就来到了城头之上。一片漆黑,慢慢地,出现一条亮线,慢慢地,红晕初升爬起,周遭金辉淋淋,山河万里入目,李玉刚心潮澎湃。

“这不正是歌里唱的‘红日升在东方,其大道满霞光’吗?”在那一刻,李玉刚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“我何其幸,生于你怀,承一脉血流淌……”怀揣感兴,李玉刚匆匆步下长城,再次进棚。这一回,歌手浓情萦怀,挥洒如注,《万疆》一气呵成。

坐在“玉空间”的书房里,李玉刚俯首慢语,“说一声‘我爱你’很容易,但想用一个眼神或一种声腔去表达出来,就不那么容易。现在沉淀下来再想《万疆》这首歌,我内心深处就想表达一个情感,那就是对党和国家的无限热爱。”五月四日,《万疆》正式上线,有媒体统计,歌曲发行仅数日,网络播放量突破五十亿次。

从出道时起,李玉刚就以浓浓国风闯入歌坛,让很多人为之惊艳。他的双声与戏腔,不仅很吃功夫,更有强烈的舞台感染力,再加上他本人对妆容、服饰一丝不苟、精雕细琢,使得“李玉刚表演”成为一个符号,甚至一种现象,不仅值得听,更值得看。尽管如此,“大情歌”依然是李玉刚出道十五年来作品的主流。直到《万疆》出现,为他拓宽了前所未涉的表达领域,也让人们看到了他的多面性。

采访终了,记者蓦然问起“若干年后,你希望人们如何评价你的作品?”片刻思忖之后,李玉刚轻轻颔首,微笑着说:“未来的我,可能消失在风里,在街头巷陌不会再有人提起……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