师副参谋长的2个儿子边疆牺牲只留下12元钱和一卷草席

亲爱的爸爸妈妈,我们很快就要上前线了。儿子不孝,如果我们回不来,请爸妈一定不要难过,要坚强地生活。我和晓康弟弟没有留给您们什么纪念的,这12元钱和一床草席,是我们的心意,请爸爸妈妈收下,草席给耿涛弟使用。此致军礼!”

这是一封写于1979年2月10日的遗书,写这封遗书的人,是耿军与他的弟弟耿晓康。遗书里夹着12元钱,是兄弟二人所领的津贴。这一些再加上一卷草席,就是他们留给家里的最后遗物。

1979年3月中旬,兄弟二人双双牺牲在前线。这一年,哥哥耿军还没满21岁,弟弟耿晓康也才19岁出头。

得知两个儿子牺牲的消息之后,耿母几度晕厥,一夜之间白了头。临别前曾亲自给两个儿子写下“英勇杀敌,为国立功”赠言的耿父心如刀绞,却只是无声地哽咽着。因为他既是一个父亲,也是一名从军34年的老首长,他深切明白战争的残酷与军人的信仰。

耿父名为耿进福,山东银山镇耿山口村人,出生于1930年的乱世。14岁的时候,耿进福由和尚还俗,毅然加入了八路军。

入伍之后,耿进福投身鲁西南抗日作战,而后又参加了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、锦州战役、解放大西南、西藏平叛等,战功卓著。34年的从军生涯,耿进福由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第50军150师副参谋长,直至1978年转业。

这一年,由于住的地方和医院距离较远,耿军就出生于正在行驶途中的救护车上,故而两人为耿军取了个小名叫作“征途”。

一年之后,次子耿晓康出生于康巴高原,由于出生的时候天刚蒙蒙亮,故而两人为其取名为“晓康”。

对祖国的忠诚,对使命的信仰,也为了革命事业的后继有人,1976年至1977年间,耿进福与老伴商量着,先后将女儿耿庆、长子耿军送到了部队,让他们接受革命熔炉的淬炼。

眼看哥哥姐姐都从了军,还在校园的耿晓康坐不住了。从小就生长在部队大院,耿晓康对绿色军装有着强烈的向往。然而由于年龄不够,不符合入伍要求,耿晓康的入伍请求被无情拒绝了。

“作为军人的后代,我一定要保家卫国。”不甘心的耿晓康就“死皮赖脸”地跑到炊事班帮厨、帮忙打扫卫生,被强行撵回家之后仍是对军营念念不忘,不停地请求着要参军。部队领导架不住他软磨硬泡的那股执着劲头,为他特批入伍。

终于得偿所愿,耿晓康极为高兴。他虽是弃学从军,没有什么高学历,但还是每天坚持写日记,并在日记的末尾都写着:“请祖国放心!”

光荣之家的优良传统,注定是会薪火相传,耿庆、耿军姐弟入伍的第二年就入了党,耿晓康入伍的当年也加入了共青团。3个人快速成长,转业后的耿进福每每收到孩子们从部队寄出来的信,都会感到莫大的安慰。

在部队的时候,耿军报名军校考试,打算报考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,这也是他一直的梦想。也赶上了恢复高考的好时机,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,高中毕业的耿军是完全可以考上一个军官的,然而就在考试的时候,耿军交了白卷。

1979年2月,部队接到战斗命令,作为姐姐的耿庆强烈要求到前线参战,但是没有获得批准。

按照规定,如果是兄弟二人,可以有一人上前线。由于耿军已经申请到前线作战,作为弟弟的耿晓康本可以留在后方,但他却说:“我是战士,打仗是应该的!”

打虎亲兄弟,耿军与耿晓康两兄弟就这样齐齐上了前线。由于在部队的表现优异,这个时候的耿军已经是8连的一名班长,耿晓康则是6连的一名副班长。出发前的两天,耿军与耿晓康各自凑了6元的当月津贴,将12元钱夹在了遗书里。

1979年2月22日,为了能在两个儿子上战场之前能够见到他们一面,耿进福从几百里外赶到部队,为他们壮行助威,鼓励两个儿子在执行战斗任务的时候要勇敢冷静,并提笔写下了“英勇杀敌,为国立功”的临别赠言。

战斗打响之后,兄弟二人携手杀敌,作战勇猛,大军一路高歌猛进,将越军打得节节败退。

1979年3月中旬,得知中国军队胜利班师、即将后撤的消息,越军便开始在莽莽丛林之中进行设防伏击,耿军、耿晓康所在的团部陷入了越军的重重包围。

1979年3月15日,在高平以西的昆诺地区,为了让22位伤员得以突出重围,同样负伤多处的耿晓康担起了火力压制的重任,与数名战友一起进行狙击掩护。在激烈的交战中,耿晓康被敌人的子弹击中,英勇牺牲。

1979年3月16日,在高平以西的郭邦地区,面对蜂拥而上的越军,耿军带领战士们背临陡峭悬崖,与包围上来的极多越军进行着殊死搏斗。打光了所有的弹药之后,耿军手中紧握着冲锋枪,高叫着“宁死不降,党员跟着我跳!”毅然决然跃下了万丈悬崖。

“为祖国而死,死得其所!”耿氏兄弟的英雄事迹,在全军部队进行了通报,两人分别被追记为一等功、二等功。

在耿军、耿晓康相继牺牲之后,耿母朱建明一夜之间头发全部变白。在耿庆的陪伴下,母女二人前往广西驻地,看望从前线归来的部队。战士们也是眼含热泪,一拨拨地前往招待所看望耿母。

十月怀胎,血浓于水,子女都是娘亲身上掉下来的肉疙瘩,一下子就在前线牺牲了两个,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,怎不叫人肝肠寸断?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,英雄的母亲注定要承受着无尽的思念之苦。

尽管在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刺激,但耿母却始终坚定着为国奉献的精神。在两个儿子牺牲之后,朱建明由教育战线转至乐山供电局,连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,又被四川省电力公司授予“三八红旗手”荣誉,并且光荣入党。

丧子之痛,对于耿进福这个老首长而言,无疑是极其痛苦的,但也是极其光荣的。“保家卫国”从来都不是一个喊喊而已的口号,而是刻在军人内心深处的崇高信仰。

1987年7月,耿进福作为特邀代表,出席了第二次全国英模代表大会,受到了领导人的亲切接见。耿进福也曾几次回到老家看望乡亲们,时任村支书的耿进平惋惜地对耿进福说道:“为什么要让他们同时上战场啊?你哪怕阻拦一下,让他们留下一个也好呀。”耿进福回答说:“作为领导干部,其他人都主动把孩子送到前线,我的孩子怎么能搞特殊!”

一门四军人,兄弟皆英烈,这就是永垂不朽的红色血脉与英雄信仰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