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养育成本出炉 上海100万夺第一:从中产到贫困 只需一个娃

原标题:全国养育成本出炉, 上海100万夺第一:从中产到贫困, 只需一个娃

看点为人父母,你算过养大一个孩子需要多少钱吗?在养育路上,最大的开销是哪些方面?看完《中国生育成本报告2022版》,许多年轻人惊呼“生不起,养不起,学不起”。在养育成本高昂的鸡娃时代,究竟如何“富养”,才是真正的育儿之道?国家人社部高级儿童情商指导顾问、中国图书馆学会儿童阅读推广人立正妈妈指出,天价养娃并不是教育的捷径,真正的富养,是爱和陪伴。

假期刚结束,还没来得及感慨孩子的兴趣班和夏令营烧了多少钱,新学期的培训班和学费账单已经又摆在眼前了。

难怪有人吐槽,每个天真无邪的小孩,都长着一张吃钱不眨眼的脸。养孩子,花钱真不是流水,而是洪水。

前不久,#中国生育成本报告2022版# 登上热搜,据报告估算,全国家庭0-17岁孩子的养育成本平均为48.5万元。

上海以102.6w的“傲人”成本勇夺第一,北京则以96.9万紧随其后,与排位靠后的西藏的29.3万元,贵州省的33.3万元,隔着超3倍的差距!

家庭收入水平,决定着在养育支出的比重。按收入水平区分,养育成本的差距着天壤之别:

占总人口20% 的低收入组家庭0-17 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11.6 万元;

占总人口60% 的中等收入组家庭0-17 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39.5 万元;

占总人口20% 的高收入组家庭0-17 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120.8 万元。

《西虹市首富》中有个深戳父母心的经典情节——新婚夫妇准备将继承的300亿财产全部捐出去,可就在准备签字之际,肚子里的孩子踢了一脚,让他俩想到得留点养娃基金——“不用多,够养活就行。”

结果,不算不要紧,这一算账,养个娃可不简单:从月嫂、尿不湿、奶粉,到钢琴、游泳、轮滑、家教,再到孩子恋爱、结婚、房子、装修、买车……

从天亮算到天黑,几十米长的开销清单,让看电影的观众都倒吸了一口气——“原本以为是部纯喜剧,结尾却这么扎心。”

《中国生育成本报告2022版》中显示,在养育孩子的成本中,怀孕、分娩、坐月子,加上三岁前的养育成本只占据了总成本的16%。

虽然奶粉、尿裤、辅食、衣服、玩具、小推车看起来样样都是钱,但跟三岁后的教育成本一比,则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
各种早教班、兴趣班、补习班,挖空一切心思,抛出口号:“赢在起跑线上!”用赤裸裸的危机感,激发父母的恐惧和焦虑,掏空父母兜里的人民币。

过来人用血泪史总结出来的规律:孩子越大,开销越大;碎钞的速度基本和娃的年龄增长成正比。

为了赶上“鸡娃”这趟列车,父母们前仆后继地砸入重金。赚钱的速度滴滴嗒,花钱的速度却是哗啦啦。辛苦搬砖赚来的工资,一转身就交到老师的手里。

嘴上说着“快乐童年”,心里却不踏实。当看到别人的孩子琴棋书画,乐高编程,游泳舞蹈,样样精通,唐诗宋词,倒背如流,自己的孩子却只会满小区疯跑,哪个家长又真能耐住性子继续谈论诗和远方呢。

于是,“一切为了孩子”,各种兴趣班,补习班,不计成本,倾囊而出。砸下去不一定有声响,但不砸就连水花都没有。所以万千父母依旧心甘情愿,趋之若鹜。

网易新闻曾有一篇《兴趣班,中国家长的大型碎钞机》的文章,描述到——家长们不会花5000块买这样的作品,但是花5000块让孩子上兴趣班做出这样的作品,他们一定愿意。

2021年央视发布的《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》报告中显示,教育培训支出俨然超过了住房支出,成为家庭中最大的开销。

去年暑假,一篇名为《北上广深中产暑期养娃攻略:流水支出 2 到 5 万是标配》的文章就曾火遍朋友圈。

“一年开销至少在20万,语数英一门课的辅导费,一年在一万以上。如果是一对一则更贵,一次是600元,每次2个小时。三门课的补习成本就是5万。

再加上网上的外教口语课,一次120元左右,25分钟一次,周末的SCRATCH编程课,以及羽毛球课,钞票像水一样哗哗往外流。”

“再穷也不能穷教育”的口号下,穿着最便宜的衣服,给娃报着最贵的班,成了许多中年老母亲无处诉说的心酸。

即便表面是风光无限,月薪三四万的企业高管,却连买条五百块的裙子都不敢下手。只因身后的碎钞机战斗力太猛,一到假期就马力全开,就算“是金子,也总会花光的”。

怪不得有人说:有小孩的中年人可以随便骂,因为他们不敢辞职,背后的小孩永远是他们不停挣钱的鞭策。

来看看把一个孩子抚养到18岁的养育成本,在各国占人均GDP的倍数:澳大利亚是2.08倍,法国是2.24倍,瑞典是2.91倍,德国是3.64倍,美国是4.11倍,日本是4.26倍,而中国是6.9倍,仅次于韩国7.79倍,位居全球第二。

反观养育成本最高的韩国,生育率是全世界最低的,2020年生育率仅有0.84。

而我国近几年的生育率确实逐步滑坡,拉响警报。2021年中国总和生育率仅为1.15,不仅低于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,比严重少子老龄化的日本还低不少。如果继续下降的话,就意味着人口负增长时代的到来。

而育儿成本夺得“天花板”席位的上海,出生率从自1990年起至2019年,整体处于下降趋势(并非连续下降,部分年份有上下浮动),2020年上海的生育率仅有0.74!

在中国“传宗接代”情节如此浓厚的国家里,如今民众的平均生育意愿(理想子女数)却几乎是世界最低的。

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,绝大部分国家的平均理想子女数均超过2个,而多次生育意愿调查结果表明,中国人的平均理想子女数均低于2个。

养育压力对生育率的影响,已然成为各国政府做战略部署时,愈发重视的问题。“双减”政策的推行,也不藏着为了降低养育压力,提高生育率的影子。

而造成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的原因中,开销大只是其一;精力有限,没人照顾;学业竞争太大,内卷太累;追求自我人生的价值,不愿意被捆绑;均是原因。

在鸡娃成风的时代氛围下,企图用金钱堆砌出教育堡垒,来缓解不安。却忽视了铺满钞票的养育之路,尽头并非就是登上精英的殿堂。

望子成龙、望女成凤,无可厚非。可是精神上的富养,让孩子性格阳光,心态平和,拥有坚毅勇敢的韧劲,富足丰盈的内心,才是培养一个“成功”孩子,赠与他们“安稳”人生的最重要筹码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