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元盛世兴兴向荣但繁华景象出现一件奇案谁被残致冤狱?

按说人们印象中的开元盛世,应该是男耕女织,丝路繁忙一片兴兴向荣的繁华锦绣景象。其实不然,酷吏照样横行,虽然不像武周时期那么明目张胆,但罗织罪名冤假错案的事情还是屡见不见。今天我们就来介绍另外一位开元时代的酷吏张孝嵩。

故事还要从开元初年说起,在京城长安有一位名叫高丽的人,姓高名丽,不是朝鲜韩国那个高丽人。这人因为家境贫寒,老早就出去谋生去了,经人介绍后谋得了一个在御史台跑腿的活,经常替一些勋官跑腿,传送一些通关文牒之类的通行证。那位问了,什么叫勋官啊?勋官就是很多立过军功,但是只有虚名,没有实质官位及权力的官员。

就这样,高丽干了三年,不说飞黄腾达吧,至少也能混个勉强糊口吧。这时候有个令史找到他了,给了他一份假文书,让他假扮自己去恐吓敛财去。要不怎么说人穷志短呢,高丽也不掂量掂量风险,为了那点银子就去了。当时就被人识破了:你这文书中关村办的假证吧?扭脸就把高丽送交官府查办了,而那位真的令史一看事情败露,连夜奔逃啊,官府再想抓,抓不着了。由于事情涉及到勋官直接参与办假证,这有损朝廷的脸面啊,朝廷就把这个案子交给了咱们今天的主角,当时担任监察御史的张孝嵩来审理。

张孝嵩接过案子一看,再找主犯令史是没地方找去了,倒不如在高丽身上下点功夫,也许能问出点线索来呢,于是乎,对高丽是严刑拷打啊,打得他是双膝落地,重击至残,以至于下半身瘫痪,两条腿都因为神经受损而痉挛抽搐地缩在一起了,还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这下可是碰到了烫手山芋了,上面这还等着早点结案呢。得了,主犯抓不到咱也别费那个劲了,让这高丽背黑锅就完了,文书也是他自己伪造的,直接判死刑完事了。罗织经上不是也说么:事至此也,罪可成矣。案子办到如此程度了,罪名也便可以成立了。

当时的法律不是说你这监察御史判完了当时就砍头的,您这也太小看唐朝的司法体系了。那大理寺还得批阅审核呢,没问题了,这才下令执行呢。于是乎,案子就上报到了大理寺这一层级,大理寺主管在司法界那也混了那么多年了,自然是老油条了。一看这案子,哟,主犯这等于跑了啊,人没抓到,找了个替罪羊,这里面准有问题啊!不过这张孝嵩也一块同朝为官,今后还有互相照顾的地方呢,但这高丽也够惨的,都让人打残废了。得了,干脆两边我谁也别得罪,于是乎附上了这么一份建议:依照我朝典章制度及律法,是不该对残废之人施以刑法的。言外之意就是张孝嵩,你差不多得了,都给人打残了,见好就收,这案子就算结了就完了。

但人张孝嵩可不干,还指望这案子论功行赏,高官厚禄呢,这么结案那哪行啊,于是听到消息后,勃然大怒地说道:“难道手脚残废之人,以后就会停止造假行骗之事么?”说白了就是赶紧杀人灭口,也省得自己那点破事遭人泄露。为此,张孝嵩是坚决认为该执行死刑,直接命令两名差役将高丽抬到街市上斩首。

您别看就这么一个草菅人命的酷吏,但在包围大唐边疆上也算做出过贡献呢。怎么回事呢?原来这位张孝嵩虽是文人出身,却有一颗拳拳报国心,老想去边疆建功立业。于是乎,唐玄宗就派他担任安西都护府出任节度使一职,并授权可以见机行事,不必事事上奏朝廷。听听,这是多大的权利啊!

而就在任职期间,古阿拉伯帝国,那时候叫吐藩和大食,联合攻打位于今天吉尔吉斯斯坦境内的拔汗那国,国王战败,吓得逃到了安西都护府来请大唐支援。那时候这拔汗那国那都是咱们的附属国,唇亡齿寒。张孝嵩毕竟酷吏出身,管你三七二十一呢,打!于是亲自率领一万大军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拿下了吐蕃和大食占领过的小国城市数百座,不久就抵达了沦陷了的拔汗那国边境,这时候吐藩和大食推举了拔汗那国的新国王叫阿了达。张孝嵩管你那个呢,什么阿了达,阿迪达的,打就是了!短短数小时,唐朝大军就连下三城。

按说拿下城池,派兵将守着就完了。张孝嵩又展现了他酷吏惨无人道的一面,下令将一千多名俘虏全部斩尽杀绝,如此残忍的手段也让新国王阿了达及其部下深感恐慌,从而无心恋战,四散而逃。原国王也回到拔汗那国复国。大食等八个西域国家也相继向大唐俯首称臣,不仅派来使节进贡,也向大唐保证再也不在西域做乱了。

那位说了,这么说来张孝嵩这还算是个爱国将领啊,其实不然,他那西域之战,所到之处那是烧光、杀光、抢光!趁机中饱私囊的事干的是太多了。因此朝内有人看不下去了!直接就控告张孝嵩。结果张孝嵩不但没有因公受赏,反而是锒铛入狱,不过唐玄宗念在他也算是为西域的和平和稳定做了贡献了,免除死刑,贬到今天宁夏一代的灵州兵曹参军了。也算是给了张孝嵩一个应有的教训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